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信息公开目录 > 其他公开信息 > 法制问答
流产孕妇精神抚慰金认定以案释法案例
字体大小:
保护视力色:
来源 司法局 发布时间 2019-07-01
主题分类 法制问答 文号

【案情介绍】2016691337分,原告张某乘坐候某驾驶的小型轿车沿海门市人民路行驶至五一路时,与被告金某某驾驶的小型轿车沿人民路掉头时发生碰撞。事故造成原告张某身体受伤和腹中的婴儿受伤,张某被诊断为晚期先兆性流产。经海门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认定,原告张某不承担事故的责任,被告金某承担事故全部责任。

【法律分析】 本案涉及的是孕妇因交通事故导致流产后,能否主张赔偿精神抚慰金的法律问题。根据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一条规定:自然人因下列人格权利遭受非法侵害,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,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:(一)生命权、健康权、身体权;(二)姓名权、肖像权、名誉权、荣誉权;(三)人格尊严权、人身自由权。但是司法实践中,因身体受到伤害要求赔偿精神抚慰金一般都要达到伤残标准。本案律师为此认真研究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后认为,根据《解释》规定和立法精神,身体构成伤残并不是适用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唯一标准,而应结合案件事实综合考量。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是要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、侵害的手段、场合、行为方式、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、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、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确定。

【调查与处理】 江苏清竹律师事务所收集案件相关证据后,立即拟定起诉状帮助原告张某向海门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。海门市人民法院组织事故双方及相关保险公司进行调解,因保险公司不同意向原告赔偿精神抚慰金,双方调解未果。为明确流产对原告造成的身体伤害,律师建议原告过一段时间对体内的解脲脲原体核酸、沙眼衣原体核酸再次检查后再提起诉讼。201758日原告再次向海门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,2017622日,海门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该案。原被告双方就争议焦点误工费、精神抚慰金进行了辩论。  原告律师认为:被告保险公司对原告误工存在异议,但未提供相关证据证实,原告庭审中提供的劳动合同、工资明细、误工证明、单位收据足以证明原告的误工损失。对于精神抚慰金,原告张某因交通事故流产,失去的是即将面世的婴儿,是一条生命;同时,原告检查出解脲脲原体核酸检测呈阳性,对今后自身的身体、怀孕及胎儿的生长甚至生存均有一定影响。原告生活于农村,无论是“膝下必有子”的农村大环境,还是“儿孙绕膝”其乐融融的生活渴望等多方面,事故发生对原告家庭的生育权、未来的生活质量均具有很大影响,必然给原告及其家人带来精神痛苦。故请求海门市人民法院支持原告的误工费、精神抚慰金的请求。而被告则认为:原告在交通事故中所受到的伤害未达到伤残标准,要求支付精神抚慰金无事实与法律依据,不同意支付精神抚慰金。  海门市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,原告在交通事故中所受到的伤害虽未达到伤残等级标准,但其失去孩子造成的精神上的痛苦并不亚于伤残,并且本次交通事故对其今后的怀孕、生产带来一定的风险,故判决被告赔偿原告医药费7396.95元、伙食补助费162元,营养费600元、护理费6230元、误工费12600元、交通费600元、精神抚慰金10000元、车损800元,合计38388.95元。

TOP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